【受賄罪】蔣某作為省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具2009年開始、律師譚某結識,要其提供企業財務報表,并按50元/條的標準給其報酬并按周結算、外省按60元/條。其共收受為譚某1提供涉稅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的好處費人民幣372.57萬元(其中,利用職務便利找到浙江、山東、深圳、江蘇對應職務4名工作人員協助并獲取外省信息費357.57萬元、湖南省內信息費15萬元),法院認為,蔣某在收受譚某支付的好處費之后分給4人的數額部分,屬于被告人蔣某受賄之后對財產的自由處置行為,不應從受賄數額中扣減,故其認為受賄數額應認定為人民幣15萬元的辯護意見,法院不予采納。判處蔣某犯受賄罪、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

蔣波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20-05-07

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刑 事 判 決 書

(2019)湘0111刑初135號

公訴機關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蔣波,男,1981年2月24日出生于湖南省邵陽縣,漢族,碩士研究生文化,原系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信息中心主任科員,住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因本案于2017年8月26日被刑事拘留,2017年9月25日被取保候審,2018年9月21日被采取留置措施,2018年10月29日解除留置措施,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7日被逮捕?,F羈押于長沙市第二看守所。

辯護人蘇乾良,湖南亞元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文昂,湖南亞元律師事務所律師。

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檢察院以長雨檢刑檢刑訴(2019)12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蔣波犯受賄罪,于2019年2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常欣彧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蔣波及其辯護人蘇乾良、文昂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09年5月至2017年8月,被告人蔣波在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原湖南省國家稅務局)信息中心工作期間,利用其負責全省國稅綜合管理系統的運行維護以及國稅綜合管理系統軟件開發等工作的職務便利,接受譚某1、李某1(均已起訴)的請托,違反相關規定為其查詢、提供湖南部分企業涉稅數據信息,通過銀行轉賬或者現金支付的方式,以人民幣50元/條的標準收受譚某1給予的查詢費。

期間,譚某1還提出需要外省相關企業的涉稅數據信息,請求被告人蔣波予以幫助,并承諾會支付人民幣60元/條的查詢費。被告人蔣波表示同意并先后聯絡浙江、江蘇、深圳、山東等地國稅系統工作人員張某、馮某、黃某、王某1,通過該4人違規查詢、獲取地區部分企業涉稅數據信息,核實信息后由譚某1向被告人蔣波支付查詢費,被告人蔣波再以人民幣30-35元/條的標準支付查詢費給張某等4人。

經司法會計鑒定,被告人蔣波通過銀行轉賬、現金支付的方式共收受譚某1、李某1支付的企業涉稅數據信息查詢費人民幣3725659元。被告人蔣波將其中的人民幣1911555元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分別支付給張某、馮某、黃某、王某1。

2017年8月25日11時,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在湖南省國家稅務局辦公樓依法將被告人蔣波傳喚并訊問。2018年9月21日,長沙市雨花區監察委員會決定對被告人蔣波涉嫌受賄、行賄立案調查,同日,在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將正在辦理解除取保候審手續的被告人蔣波帶至留置點執行留置。

公訴機關為證明上述事實,當庭提交了國家稅務總局《納稅人涉稅保密信息管理暫行辦法》,湖南省國家稅務局《湖南省國家稅務局納稅人涉稅保密信息管理實施辦法》,公務員登記表,干部任免審批表,到案經過等書證;證人譚某1、李某1、張某、馮某、黃某、王某1、黎某、譚某2、李某2、鄧某、王某2、蔣某、譚某3的證言;被告人蔣波的供述與辯解;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密級鑒定書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蔣波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三)項、第二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蔣波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并請求法院對其從輕判處。

被告人蔣波的辯護人辯稱,被告人蔣波受賄金額應當認定為人民幣15萬元。被告人蔣波通過省外國稅系統工作人員為譚某1提供涉稅企業數據,并未利用其本人職務便利,該部分行為不構成受賄罪。被告人蔣波到案后主動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罪行,系自首。被告人蔣波認罪態度好,系初犯,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性不大,請求法院對其從輕判處。

經審理查明,2006年8月,被告人蔣波在湖南省邵陽縣國家稅務局信息中心參加工作,2007年7月至2009年12月,借調至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原湖南省國稅局,以下簡稱湖南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從事信息系統建設開發推廣和系統運維工作,后通過選調考試正式進入湖南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負責全省國稅綜合管理系統的運行維護以及國稅綜合管理系統軟件開發等工作。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國稅發(2008)93號《納稅人涉稅保密信息管理暫行辦法》、國稅發(2012)102號《稅務工作秘密管理暫行規定》,湖南省國家稅務局湘國稅發(2008)156號《湖南省國家稅務局納稅人涉稅保密信息管理實施辦法》等規定,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屬于涉稅保密信息,屬于工作秘密,除非依法應予公布、法定第三方依法查詢、納稅人自身查詢、經納稅人同意公開情形之外,不得對外提供,依法對外提供也需履行內部審批程序。涉稅企業保密信息包括紙質、電子兩大類。

李某1從事企業信息咨詢服務行業,并先后經營長沙市西銀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長沙市岳麓區鋒先信息咨詢服務部,為新華信國際信息咨詢(北京)有限公司(后更名為益博睿商業信息咨詢(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華信公司)提供企業工商注冊信息、制作企業征信報告等業務。譚某1加入長沙市西銀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并負責收集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等數據,因該數據無法通過正常渠道公開查詢,李某1告知譚某1尋找提供數據的方法并由其支付費用。

2009年5月開始,譚某1通過添加QQ群的方式結識被告人蔣波,以企業行業分析為由向被告人蔣波提出提供湖南省省內涉稅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的請托,并約定按照人民幣50元/條的標準支付好處費。被告人蔣波利用其湖南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在未經審批的情況下,向譚某1違規提供湖南省省內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并收受好處費。期間,譚某1還向被告人蔣波提出查詢并提供外省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的請托,并承諾按照人民幣60元/條的標準向被告人蔣波支付好處費。被告人蔣波通過國稅系統全國性培訓會議通訊錄分別聯系了國家稅務總局山東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王某1、深圳市稅務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黃某、浙江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張某、江蘇省鎮江市稅務局工作人員馮某,以企業數據研究等理由,要求各人提供所在省份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并按照人民幣30元或者35元/條的標準支付4人好處費。

經鑒定,2009年5月至2017年8月,被告人蔣波共計收受譚某1轉賬和現金支付的好處費人民幣3725659元,其中,向張某、馮某、黃某、王某1轉賬支付好處費人民幣1881555元。

2017年8月25日11時,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在湖南省國家稅務局辦公樓依法將被告人蔣波口頭傳喚并訊問,在此之前,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對被告人蔣波收受譚某1賄賂款的事實已經掌握。2018年9月21日,長沙市雨花區監察委員會對被告人蔣波涉嫌受賄、行賄案立案調查,同日,長沙市雨花區監察委員會在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將正在辦理解除取保候審手續的被告人蔣波帶至岳陽市監委第二留置點執行留置。

上述事實,有下列經過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予以證明:

1、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出具的《立案決定書》、《到案經過》、《情況說明》、《補充說明》,長沙市雨花區監察委員會出具的《到案經過》,證明被告人蔣波到案具體經過的事實。

2、長沙市雨花區監察委員會出具的《關于蔣波涉嫌受賄案電子證據取證情況說明》,QQ聊天記錄,證明長沙市雨花區監察委員會從長沙市國家安全局調取被告人蔣波與譚某1、張某、馮某等人的QQ聊天記錄和郵件等電子證據的事實。

3、國家保密局國保鑒字(2017)17號《密級鑒定書》,證明2017年10月13日,國家保密局認定湖南省和深圳市2013年至2016年全部企業財務數據屬于《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條規定的情報。

4、長沙市雨花區監察委員會雨監(四)委鑒(2018)1號《委托鑒定書》,湖南智超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湘智超會鑒字(2018)第007號《關于對蔣波涉嫌受賄一案涉案人員銀行資金往來情況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證明2009年5月至2017年8月,被告人蔣波通過其本人、譚某3、伍某、蔣某銀行賬戶收受譚某1轉賬支付涉稅企業數據信息查詢費人民幣3715659元。并通過本人、王某2銀行賬戶向張某、馮某、黃某、王某1共計支付外省涉稅企業查詢費人民幣1881555元,同時證明4人分別收受金額及具體使用銀行賬戶的事實。

5、國家稅務總局國稅發(2008)93號《納稅人涉稅保密信息管理暫行辦法》、國稅發(2012)102號《稅務工作秘密管理暫行規定》、稅總發(2016)97號《稅收數據標準化與質量管理辦法》、稅總發(2014)129號《稅務電子數據安全保護總體技術框架》、稅總發(2014)57號《稅務信息系統數據備份與恢復管理規范》,湖南省國家稅務局湘國稅發(2008)156號《湖南省國家稅務局納稅人涉稅保密信息管理實施辦法》、湘國稅發(2011)83號《湖南省國家稅務局信息系統電子數據管理制度(試行)》、湘國稅發(2012)131號《湖南省國家稅務局終端計算機信息安全管理制度(試行)》、《湖南省國家稅務局信息系統密碼管理制度(試行)》,《湖南省國家稅務局移動介質安全管理規范(試行)》,湖南省國家稅務局信息中心湘國稅信便函(2015)38號《湖南省國稅系統防火墻安全配置及管理辦法(試行)》,湖南省國家稅務局辦公室湘國稅辦函(2014)27號《關于進一步加強湖南省國家稅務局機關終端計算機安全管理的通知》,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稅總辦發(2016)10號《稅務工作人員網絡安全管理規定》,山東省國家稅務局魯國稅辦發(2011)15號《山東省國家稅務局中心數據庫數據提供管理辦法》、魯國稅發(2016)183號《稅收信息對外提供管理辦法(試行)》,證明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國稅局、山東省國稅局都規定涉稅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信息屬于涉稅保密信息,并規定了對應管理部門以及查閱、調取相關信息的部門和審批流程的事實。

6、《中國共產黨入黨志愿書》,中共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直屬機關委員會湘稅機關黨發(2018)5號《關于給予蔣波開除黨籍處分的決定》,證明2004年3月3日,經過中國共產黨湘潭大學委員會審批,被告人蔣波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2018年12月29日決定給予蔣波開除黨籍處分。

7、《干部任免審批表》,《公務員登記表》,《中央直屬機構公務員錄用表》,《干部履歷表》,湖南省國家稅務局湘國稅任(2016)29號《關于萬尚真等32人任職的通知》,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出具的《關于蔣波在原省國稅局工作關系情況的報告》,《干部調動審批表》,國家稅務總局山東省稅務局征管和科技發展處出具的《情況說明》,國家稅務總局山東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出具的《王某1崗位職責職權》,深圳市國家稅務局深國稅任(2016)86號《關于萬青等職務任免的通知》,國家稅務總局浙江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出具的《關于張某同志崗位情況說明》,國家稅務局鎮江市稅務局信息中心出具的《馮某崗位工作情況》,證明被告人蔣波及黃某、王某1、張某、馮某具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系湖南省、深圳市、山東省、浙江省、江蘇省等地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具有查詢本省企業財務報表涉稅數據的工作內容的事實。其中,馮某2014年開始多次從鎮江市國稅局信息中心抽調至江蘇省國稅局參加稅收征管項目組工作。

8、《公司設立登記申請書》,《內資企業登記基本情況表》,《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證明長沙市鑫通咨詢服務有限公司、長沙市岳麓區鋒先信息咨詢服務部、長沙市岳麓區東西銀信息咨詢服務部、長沙市岳麓區快通信息咨詢服務部、湖南信威達管理咨詢有限公司、長沙市西銀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性質、經營者、經營范圍以及經營現狀的事實。

9、銀行轉賬流水記錄,證明李某1使用其本人、李某2等賬戶向譚某1轉賬支付的金額、時間以及使用的對應銀行賬戶的事實;證明譚某1使用其本人賬戶向被告人蔣波以及伍某、蔣某、譚某3賬戶轉賬支付的金額、時間以及使用的對應銀行賬戶的事實;證明被告人蔣波使用其本人、王某2、譚某1的銀行賬戶向張某、黃某、馮某、王某1轉賬支付金額、時間及對應賬戶的事實。

10、證人譚某1的證言,證明2009年10月份左右,其到姐夫李某1的西銀公司上班,李某1讓其查詢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信息,告知無法通過正當渠道查詢,并讓其通過添加QQ群的方式結識稅務系統的人,其通過這種方法認識了湖南省國稅系統工作人員蔣波,并告知蔣波查詢湖南省內企業稅務兩表信息的目的是為了企業評估,并給蔣波50元/條的信息查詢費,蔣波應予。其告知李某1本地企業查詢費200元/條,本省150元/條。為了查詢外省企業稅務兩表信息,其給蔣波60元/條的查詢費,如何分配和使用由蔣波自行決定,其沒有直接支付費用給省外人員,李某1給其省外企業信息費用標準是110-150元/條不等。2013年之前,2人通過QQ進行聯絡,發送信息查詢需求和接收信息查詢結果。2013年左右,蔣波申請1個QQ,并使用該新QQ與外省人員聯絡,將查詢的外省企業稅務兩表信息放入該QQ,其本人登陸該QQ自行下載。2014年9月,其注冊鼎戎企業征信有限公司,2016年8月份之后,其按照同樣的費用標準和方法找蔣波查詢企業稅務兩表信息。

蔣波以購買單位集資房、入股開店、購買股票為由曾經找其借款365000元,尚有10萬元沒有歸還。其使用本人、李某1的賬戶向被告人蔣波及伍某、蔣某、譚某3賬戶轉賬支付查詢費共計300多萬元,并在2009年11月向蔣波工商銀行賬戶現金存入1萬元,其向蔣波查詢省內企業稅務兩表信息大概支付費用25萬元,其為本人的鼎戎公司找蔣波查詢涉稅信息支付費用大概30萬元,費用由其本人支付。其將本人卡號19×××71的工商銀行卡交予蔣波使用。

11、證人李某1的證言,證明其使用弟弟李某2的身份經營長沙市西銀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2012年之后使用鄧某的身份開辦長沙市岳麓區鋒先信息咨詢服務部,兩家單位由其實際出資、控制。其以西銀公司、鋒先服務部的名義為新華信公司收集企業征信信息,其中,企業財務報表包括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無法通過正常渠道查詢。其讓譚某1留意稅務機關渠道。2009年6月,譚某1告知找到了稅務機關的工作人員,并告知每條財務報表需支付100元給此人,譚某1本人需要50元勞務費,其表示同意并按此標準支付。2010年八九月份,譚某1加入西銀公司直到2016年11月,開始時給譚某1發放固定工資,后不再發放工資,而是與譚某1約定風華四季園利潤2人平分。對于企業財務報表信息,其按照湖南、深圳、山東的財物報表信息查詢費用180元/條、浙江、江蘇160元/條的標準支付報酬給譚某1,2009年11月至2017年7月份,其使用西銀公司、鋒先服務部、李某2等銀行賬戶共計轉賬支付譚某15萬條信息大約700萬元查詢費。李某2對此事不知情。

2011年左右,譚某1告知他是找蔣波查詢信息,其沒有和蔣波聯系過,也不知道譚某1給蔣波多少錢。

新華信公司后被收購更名為益博睿(北京)公司。新華信公司轉賬支付的錢是企業征信報告和征信報告錄入費用、購買企業財務報表信息費用、購買企業工商注冊信息資料、工商提供的企業年檢資料中財務報告的費用,其中,購買企業財務報表信息的費用大概是850萬元左右。

12、證人譚某2的證言,證明2013年底至2017年8月,其在李某1公司上班,譚某1在其之前就到公司上班。公司的主要業務是為新華信公司收集企業的工商注冊資料和財務報表信息,李某1負責客戶維護和公司財務,其負責收單、派單和數據統計工作,譚某1負責調取企業財務數據信息,其不知道譚某1通過何種途徑。譚某1工作地點在風華四季園小區。

13、證人李某2、鄧某的證言,證明李某22002年開始從事廚師行業,鄧某2000年開始從事廚師行業,2人并不知道李某1使用2人身份信息開辦公司,未出資也未參與管理和分紅。李某2長沙銀行河西支行62×××47賬戶是李某1實際使用。李某2和譚某1之間沒有經濟往來。

14、證人王某2的證言,證明2009年其和蔣波結婚。不認識張某、馮某。其本人農商銀行81×××20賬戶與張某、馮某的銀行流水是蔣波操作。

15、證人蔣某(被告人蔣波的妹妹)的證言,證明前夫譚某3曾經找蔣波借過5萬元,現在已經歸還。其建設銀行62×××50賬戶是其本人工資卡,其不認識譚某1。

16、證人譚某3的證言,證明2018年5月,其和蔣某離婚。2015年上半年開始,其將中國銀行58×××20賬戶交予蔣波使用,除了開卡存入50元之外的交易都是蔣波所為,其不認識譚某1。

17、證人黎某的證言,證明其是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信息中心主任,信息中心隸屬于湖南省國家稅務局,主要承擔著湖南省國稅系統信息化建設運行維護、技術支持等方面的工作。2007年,蔣波從邵陽縣國稅局抽調至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從事軟件開發工作,2010年正式進入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2011年至2016年,蔣波在綜合科,負責綜合、內勤、系統運行維護工作,2016年5月,蔣波到運行維護科,負責出口退稅、發票辯偽、運行維護等方面的工作。企業財務報表數據屬于工作秘密,一般不對外提供,且必須經過審批,蔣波有查詢的操作賬號和密碼,2009年至2017年,蔣波并沒有辦理上述查詢審批程序。

18、證人王某1的證言,證明2010年7月至今,其在國家稅務總局山東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工作,信息中心負責稅務信息系統建設及運行維護、網絡信息安全管理、信息化設備管理的運行維護等工作。納稅人財務報表主要包括企業資產負債表、企業利潤表,不屬于對外公開的信息。蔣波通過全國性稅務局系統培訓與其結識,2014年11月,蔣波稱幫研究生導師做企業大數據分析,讓其提供山東省企業財務報表涉稅數據,并給其30元/條的報酬。其使用自己賬戶登錄山東省國稅局的綜合征管系統進行查詢,之后通過gmx×××@163.com郵箱發送到蔣波的QQ郵箱。截止2017年8月,蔣波使用本人和譚某1賬戶共計轉賬支付報酬人民幣117510元到其母親鐘某的賬戶,款項被其用于裝修。其不認識譚某1。

19、證人黃某的證言,證明其擔任深圳市稅務局信息中心主任科員,可以查詢深圳市范圍內所有企業的企業利潤表、資產負債表等信息,但不經審批不可以對外提供。2011年開始,蔣波要其提供上述兩表信息,并給其25-35元/條的報酬,其不知道蔣波具體用途。其與蔣波通過QQ傳送信息。蔣波使用本人、譚某1賬戶向其提供的黃小芳賬戶轉賬支付查詢報酬507115元,被其用于私人活動。

20、證人張某的證言,證明其系浙江省稅務局信息中心主任科員,負責浙江省國稅局征管系統維護、數據分析、軟件開發等方面的工作。企業的年度財物利潤表、資產負債表必須經過審批才能對外提供。2009年左右,蔣波通過國稅系統內部交流QQ群與其結識。2010年開始直至2017年8月,其私自為蔣波提供企業兩表信息大概8000條,2人通過QQ進行信息傳送,蔣波按照35元/條的標準給其報酬,通過本人、譚某1、王某2賬戶向其轉賬支付查詢費人民幣296580元,還有500元小孩紅包扣除,其并未上繳和退還。其不認識譚某1和王某2。

21、證人馮某的證言,證明其系江蘇省鎮江市稅務局副主任科員,負責鎮江市國稅局信息中心軟件系統的運行維護、數據分析、軟件開發等方面的工作,其有查詢全省企業年度財務利潤表、資產負債表的權限,2009年蔣波與其結識,下半年,蔣波讓其查詢江蘇省企業上述兩表信息,稱為一家上海公司做行業模型分析使用,2人通過QQ進行信息傳送。截止2017年下半年,蔣波使用本人、譚某1、王某2賬戶向其工商銀行賬戶共計轉賬人民幣959850元,錢被其使用,沒有退繳。其不認識譚某1、王某2。

22、被告人蔣波的供述,證明2007年7月至2009年12月,其借調至湖南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主要從事信息系統建設開發推廣和系統運維工作,2011年6月正式選調至湖南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信息中心具體負責全省國稅系統稅收信息化建設,具體包括稅務信息系統建設及運行維護、信息安全管理、機房管理、信息化設備管理的運行維護、信息化建設組織規劃、信息技術人才的培訓等工作。企業涉稅數據,包括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等信息歸信息中心管理,屬于工作秘密,除執法部門調取,一般不對外提供。

2009年開始,譚某1以律師身份與其結識,要其提供企業財務報表信息為他做市場調研分析,其明知違反單位內部管理規定仍應允,譚某1按照50元/條企業財務報表信息的標準給其報酬并按周結算,其接受。2人通過QQ和郵箱的方式進行信息傳送。2009年10月開始,譚某1讓其利用湖南省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的身份為他提供外省企業數據信息,并按照60元/條的標準給其好處費,由其自由處置。其通過國稅系統業務培訓上全國人員通訊錄聯系了浙江省的張某、江蘇省的馮某、深圳市的黃某、山東省的王某1、湖北省的王圣華,以用于商業調研為由要各人通過各省國稅信息系統違規查詢并提供各省企業資產負債表、企業利潤表信息,并按照30元或者35元/條的標準由其本人以轉賬的方式直接給予各人好處費,各人不知道譚某1。其與外省各人通過QQ進行信息傳送,2015年之后,譚某1申請1個新QQ并設置密碼,2人共用并通過該QQ與外省及2人之間進行聯絡,后期譚某1直接使用該QQ以其名義與外省人員進行需求和信息的傳送。

2009年5月至2017年8月,其使用本人、母親伍某、妹妹蔣某、妹夫譚某3銀行賬戶接收譚某1轉賬支付的好處費,扣除其以購買集資房、入股蔣某店面等正常借款,連同2013年上半年譚某1在侯家塘附近給其現金人民幣1萬元,其共收受為譚某1提供涉稅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的好處費人民幣3725659元,其中2009年5月到2017年8月為譚某1提供湖南省省內信息的好處費有15萬元,其使用本人、妻子王某2和譚某1銀行賬戶轉賬支付張某、馮某、黃某、王某1、王圣華好處費人民幣1911555元,其個人分得人民幣1664104元。其還供認2010年至2011年期間向張某、馮某電匯人民幣2萬元,王某2不知道其在使用她的銀行賬戶。

23、被告人蔣波的身份、現實表現材料,證明被告人蔣波具備完全刑事責任能力、已滿完全刑事責任年齡及之前未受刑罰處罰的事實。

本院認為,被告人蔣波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本人職權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且屬數額特別巨大,應予處罰。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蔣波能夠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關于被告人蔣波的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第一,關于被告人蔣波通過省外國稅系統工作人員為譚某1提供涉稅企業信息并未利用其本人職務便利,該部分行為不構成受賄罪,被告人蔣波受賄金額僅應認定為提供湖南省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收受的好處費人民幣15萬元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首先,對于被告人蔣波為譚某1提供湖南省省內企業數據的事實部分,被告人蔣波系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承擔負責全省國稅綜合管理系統的運行維護以及國稅綜合管理系統軟件開發的工作職責,具有查詢省內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的職務權限,其明知上述數據非經審批不得對外提供,仍然接受請托向譚某1提供并收受好處費,該行為符合受賄罪的犯罪構成要件,應當認定為受賄罪。其次,對于被告人蔣波為譚某1提供湖南省外企業數據的事實部分,本院認為,根據《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的規定,《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規定的“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是指行為人與被其利用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在職務上雖然沒有隸屬、制約關系,但是行為人利用了本人職權或者地位產生的影響和一定的工作聯系,如單位內不同部門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上下級單位沒有職務上隸屬、制約關系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有工作聯系的不同單位的國家工作人員之間等。結合本案,被告人蔣波為了向譚某1提供省外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利用其國家稅務總局湖南省稅務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的職務身份,通過國稅系統全國性培訓和查找通訊錄的方式找到浙江、山東、深圳、江蘇國稅局信息中心工作人員張某、王某1、黃某、馮某,屬于“利用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該4人各自職務上的行為,為譚某1違規提供相關省份企業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數據,收受譚某1好處費人民幣3575659元(扣除提供省內企業數據好處費人民幣15萬元之外的部分),符合《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第一款之規定,應當認定為受賄罪。被告人蔣波為了讓張某、王某1、黃某、馮某提供所在省份企業數據,在收受譚某1支付的好處費之后分給4人的數額部分,屬于被告人蔣波受賄之后對財產的自由處置行為,不應從被告人蔣波受賄數額中扣減,被告人蔣波的辯護人關于被告人蔣波受賄數額應認定為人民幣15萬元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第二,關于被告人蔣波到案后主動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罪行,系自首的辯護意見,與審理查明的客觀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第三,關于被告人蔣波認罪態度好,系初犯,請求對其從輕判處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第四,關于被告人蔣波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性不大的辯護意見,與審理查明的客觀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三)項,第三百八十八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第十二條,第十三條第一款,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蔣波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限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留置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羈押期間取保候審的十一個月零二十六天,刑期終止日相應順延。即自2017年8月26日起至2028年8月20日止)。

二、追繳非法所得人民幣3725659元,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楊 勇

人民陪審員 陳 珊

人民陪審員 陳艷芝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黃聽紅

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6c0f63d387f64af4a389aa6b018166ac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郝龍航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1. 實務法規
  2. 產業服務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优佳网拍赚钱吗 今天排列5预测推荐号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综合版 博彩网老k 幸运快3彩票最新下载地址 微信投资理财可靠吗 福建快三计划 山东11选5助手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真网 权威配资 浙江6+1开奖